2016年全球媒体业汹涌大动荡的7个趋势

  钛媒体注:本文由钛媒体编译自Tweney Media创始人Dylan Tweney发表于Medium的文章,Joyce、李纪元/编译。Dylan Tweney是Venturebeat前主编,曾给多家科技媒体供稿,包括Wired、Business 2.0、PC Mag、Mobile PC。

  在2016春节和情人节发出这样的警醒之言并非想让人沮丧,从本文中,你更能清醒地看到,不仅是中国,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,全球性媒体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动荡,坏消息越来越多,但作为年轻一代的互联网生人,希望也在其中。

  2015是媒体行业动荡的一年,一些预兆表明2016年将会更加波涛汹涌。

  先看几个坏消息,仅在过去的1月份就已经发生了很多事: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宣布将会关闭美国频道;Facebook联合创始人、千万富翁Chris Hughes收购老牌杂志《新共和》(New Republic),转型遭遇重重困难;增长率曾经比Buzzfeed还高的Quartz,现在也将自己挂牌出售了......

  去年,我们见证了著名科技博客网站GigaOm的衰亡及其在所有权易主后的复苏。Verizon并购了AOL,然而这笔买卖却没让谁感到舒心。Vox Media收购Re/Code也是如此。媒体界唯一称得上好消息的是,Business Insider将自己以两亿美元的价格卖给Axel Springer,现在据传Mashable也将以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——这两笔买卖都很划算,也预示着类似的整合会继续发生。

  科技媒体经并购的背后,他们创办的基本原则是否发生了改变,这个谁也不好说。但如今太多的媒体是免费提供内容的,除非它们能给消费者带来真正巨大的价值,否则根本没人为内容买单。人们对广告也越来越不耐烦,尤其是线上广告。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。然而,许多内容生产者却仿佛还沉溺在以前,在整个行业的寒冬里给自己壮胆。

  新的一年已经来临,再传统的出版媒体也应该醒过来了,以下是七个最重要趋势:

 

2016年全球媒体业汹涌大动荡的7个趋势

  1、毫无疑问,新闻行业的日子最难过

 

  新闻本来就是个很困难的行当,更何况当前广告日益萎缩,竞争也愈发激烈。这在科技新闻领域尤其明显,我之前在VentureBeat的同事都非常清楚,你必须每天都拼命工作才能保证跟上节奏。我们并不特殊,这是整个行业的常态,每个地方的科技新闻工作者都需要常年尽快输送最前沿的科技新闻,并且多年如此。

  问题在于,即使你再努力,科技新闻也不是个好差事。科技媒体在这几年间吸引了大量的风投资金,当这些资金烧完时,真正的营利模式就会露出真面目,而其中大部分都不会乐观。

  只有行业里真正的佼佼者才能最终存活下来,他们往往会成长得足够大,有庞大的受众群体,建立起自己的广告网络。那些弱小的企业也可能成功,他们可以深耕某个小而美、价值高的领域。

  The Information每天发布几则经过悉心挑选、信息量大的新闻,每年订阅费用为400美金。Pando Daily上也有一些来自从业者观点的深度长文,用户需要付费才能阅读。他们二者的市场虽然小,但依然有其价值。这两家公司或许永远做不成媒体大亨,他们能够带来的回报也不太可能再去吸引风投,但在媒体行业的激烈竞争中也可以赚点小钱了。

  当你有了中等体量的受众,希望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能够快速成长、或是实现中等增长率的项目时,问题就来了。广告网络和广告计划性购买不断压低广告收入,各种广告拦截让情况变得更糟糕。此外,媒体的竞争也异常激烈,中等体量的内容网站多如繁星,要说服读者来购买我们提供的信息可谓难上加难。

  目前我还没看到今年可能出现其他比较好的商业模式。由于科技工业全面收缩,广告预算也不断缩水,情势只会越来越不利。

  很不幸,这意味着介于巨头和“小而美”之间的中等企业很快将会面临危机。

  2、视频媒体强大却多变

  我喜欢视频,因为视频能引人入胜,使人身临其境,而且可以激发情感。电视行业和好莱坞现在还能大赚特赚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但是,想要脱颖而出并不容易。制作高质量的视频开支高昂,挑战性高,这些都往往出乎大部分门外汉的想象。诡异之处还在于,没人知道成功的秘诀是什么,成功没有统一的公式和模式。视频媒体的受众很挑剔而且难以揣摩,即便是高质量的视频也不容易找到大规模受众。当然,大浪淘沙,一些行业的佼佼者已经涌现:华尔街日报的数字团队和Joanna Stern强强联手,制作了许多高质量的视频作品,科技媒体The Verge也在这一行表现良好。

  3、播客异军突起

  音频与视频一样,都可能成为很强大的传播工具。这是一种很亲密的媒介,因为它能够直接将文字传送到听众的耳朵里。播客也可以完美嵌入上下班时在地铁或者汽车里的时间,远胜于电台广播。

  最近,有迹象表明播客正在悄然复苏。虽然进展缓慢,但已经出现了几次重大突破性的革新,播客已重返公众视野。去年的Serial就让人感到惊喜,Marc Maron在他家的车库里对总统进行了采访。a16z 等一些商业播客也非常受欢迎。我还很看好Slack的“Variety Pack” 播客,它将传统冗长的播客内容化为更易于分享的碎片化内容,也让读者更容易消化。

  但是,就像视频媒体一样,播客也是难以预测的。现在很难预料谁的播客可以成功,而谁的注定失败。我明白这一点,因为这两个我都干过。

  4、信息图表已死,图表和可视化才是趋势

  其实,没有什么人真正想看那种大型的、垂直排列的、矫揉造作的图表——除了它下面印的LOGO之外,压根不会 包含什么有用信息。

  但是,如果用那种吸引人的、互动式的可视化形式就不一样了。如果里面的数据还挺有趣,哪怕是简单的柱状图或者饼状图,都会产生很好的阅读体验。

  有数据可依的故事总是更具有说服力,用可视化的形式呈现出来就更好了。此外,可视化信息图表更利于分享,也就有助于扩大这个故事或者新闻的阅读范围。

  5、企业发布自有内容将会持续增长

  虽然目前新闻行业并不景气,但不代表我们就不需要新闻了。人们依然希望通过新闻认识整个世界,也希望通过新闻了解产品或者服务。因此,公司也希望借此让世界了解他们的产品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如今科技产品的内容营销急剧增加:科技公司愈发意识到,他们可以通过发布自己的故事来吸引、打动消费者。

  当然,这并不总是奏效。东施效颦的做法时有发生。许多公司一味把精力用于优化搜索引擎、吸引短期消费者,却忽略了产品质量,这样的利己行为令人反感。一些公司和风投公司已经尝试从新闻从业者中选拔编辑人才,最后却发现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后。但这样的大趋势还会持续,我相信在2016年,各个公司将会发布越来越多自产自销的内容。

  我们来这样考虑:如果你有一笔十万美金的营销预算,你会把这笔钱投入到一次商业广告中,还是花一年建立属于你公司的媒体小分队,发展自己的受众群体?

  6、分发渠道比你想象的重要得多

  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这样的话只适用于电影。在现实生活中,建立受众群体是最困难的部分。我认为,在很多时候,“媒体”比“内容”更重要,因为前者更看重内容的分发渠道,而不只是沉迷于自己的好点子。

  你认为一份报纸的价值在于它发布的信息?不妨三思。有些时候,信息的确很重要;但在大多数情况下,一个媒体的价值在于它建立了怎样的媒介、吸引了怎样的受众。

  所有内容生产者都要注重吸引和发展自己的受众群体。Buzzfeed一定对这一点深有同感(事实上,这点就是Buzzfeed建立的基石)。我们不能光发布一些东西,然后眼睁睁等待人来发现。我们要积极建立受众群里,并有针对性地满足他们。

  7、内容为王,高质量的媒体终将获得回报

  最后,我们来谈谈质量。大多数读者都足够精明,他们可以辨别出哪些是营销,那些是广告,哪怕它们伪装成原生广告或者软文的形式。很多人都对现在铺天盖地的广告感到厌恶,转而使用广告拦截软件,以筛选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  问题在于,很多广告和营销都是垃圾:丑陋,带有侵略性、欺骗性,影响阅读体验。不过有时候,它们只是写的不够好,或者呈现的方式不正确。

  我相信很多读者都很聪明,他们知道,许多媒体的运营全仰仗广告收入。如果广告更有趣味、呈现方式更尊重读者,人们也愿意接受。想知道什么才是优秀的广告?看看Vogue杂志就知道了。

  但是,如果内容生产者不能让广告更易于接受,他们就必须想想别的办法了。The Wirecutter就提供了一种可能性,他们对评选的「最佳电子设备」做测评,其盈利模式就基于文中附带的适量广告及链接,目前他们整体运作良好。

  总之对于很多内容平台而言,2016年将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,媒体行业正在面临危机。想要生存下去,老话依然有理:有用,有趣,有信用——千万别沦为工具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)

该文章由WP-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

原文地址:http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6-02-15/doc-ifxpmpqt1222627.shtml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